或许每位合川人都曾见过这样一位老人。有时她出现在新华书店外的地下人行通道里,有时她坐在交通街一家店铺门口的台阶前。她有一个坐垫、一块大而干净的麻布、十几双玲珑的手工布鞋,以及穿梭出这一切的剪刀、线头与各式绣花针。

老奶奶一针一线缝制好的布鞋,样子十分乖巧。

丝丝白发爬满她的头顶,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着一丝认真、一丝慈祥,让人不由得想起老人的名字叫陈汉兰,居住在北城的红岗山,如今已经80岁高龄,而她缝制小孩布鞋在街边出售,已经干了18年。

2001年,年逾六旬的陈婆婆搬到了城区,儿女都已经自食其力,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一下子闲了起来。骨子里的勤劳让她有些闲不住,陈婆婆决定缝制布鞋出售?!暗笔蔽蚁肓讼?,做大人的鞋子各人尺码不同不好将就,费时费力不说还不好卖,不如就做小孩的鞋子?!狈隽苏胂?、花布,陈婆婆便忙了起来。

陈老奶奶为记者展示已经做好的布鞋,印花精巧,手感也很柔软。

从此以后,城区闹市的街边,常常便会出现陈婆婆的身影,在杨柳街的树荫下、在久长街的屋檐边,在苏家街的街沿前……陈婆婆摆摊的位置也一直变化着,随着年龄增长以及照顾老伴的需要,陈婆婆的出摊频率渐渐减少,近来,她把摊位固定在了交通街。

“几个月大的孩子不用走路,鞋底只用几层就够了,这种薄底的一双卖10来元,大一点孩子能走路了,鞋底就要十几层到二十几层不等,这种厚底的一双卖20来元。

再抬头,陈婆婆仍在安安静静的缝着、缝着,针线穿过布料轻轻摩擦出声,节奏如此分明,宛如给这无声的时间赋予了流逝的痕迹。在针线的飞舞中,老人缝着对旧时时光的追忆,缝出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

或许每位合川人都曾见过这样一位老人。有时她出现在新华书店外的地下人行通道里,有时她坐在交通街一家店铺门口的台阶前。她有一个坐垫、一块大而干净的麻布、十几双玲珑的手工布鞋,以及穿梭出这一切的剪刀、线头与各式绣花针。

丝丝白发爬满她的头顶,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着一丝认真、一丝慈祥,让人不由得想起老人的名字叫陈汉兰,居住在北城的红岗山,如今已经80岁高龄,而她缝制小孩布鞋在街边出售,已经干了18年。

2001年,年逾六旬的陈婆婆搬到了城区,儿女都已经自食其力,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一下子闲了起来。骨子里的勤劳让她有些闲不住,陈婆婆决定缝制布鞋出售?!暗笔蔽蚁肓讼?,做大人的鞋子各人尺码不同不好将就,费时费力不说还不好卖,不如就做小孩的鞋子?!狈隽苏胂?、花布,陈婆婆便忙了起来。

从此以后,城区闹市的街边,常常便会出现陈婆婆的身影,在杨柳街的树荫下、在久长街的屋檐边,在苏家街的街沿前……陈婆婆摆摊的位置也一直变化着,随着年龄增长以及照顾老伴的需要,陈婆婆的出摊频率渐渐减少,近来,她把摊位固定在了交通街。

“几个月大的孩子不用走路,鞋底只用几层就够了,这种薄底的一双卖10来元,大一点孩子能走路了,鞋底就要十几层到二十几层不等,这种厚底的一双卖20来元。平时可能几天也才卖出去一双?!背缕牌拍托牡亟步庾??!跋茸霭?,后纳底,梆要规整底要密……一般一天下来,最多也就能做一双鞋子?!?/p>

拿过一只厚底的布鞋,记者翻过鞋子看着鞋底,那层层叠叠的底子和密密麻麻的针眼让人一看就感觉厚实、牢靠,用手轻轻一捏,那柔中带硬的触感更是让人不禁想象穿在脚上是如何的舒适妥帖。做工谈不上华丽,但那质朴的一针一线中仿佛都蕴含着长辈的呵护和关爱。

再抬头,陈婆婆仍在安安静静的缝着、缝着,针线穿过布料轻轻摩擦出声,节奏如此分明,宛如给这无声的时间赋予了流逝的痕迹。在针线的飞舞中,老人缝着对旧时时光的追忆,缝出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

第110期
在针线的飞舞中,老人缝着对旧时时光的追忆,缝出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
被遗忘的传统布鞋
文/赵静瑜  图/余启华

或许每位合川人都曾见过这样一位老人。有时她出现在新华书店外的地下人行通道里,有时她坐在交通街一家店铺门口的台阶前。她有一个坐垫、一块大而干净的麻布、十几双玲珑的手工布鞋,以及穿梭出这一切的剪刀、线头与各式绣花针。

老奶奶一针一线缝制好的布鞋,样子十分乖巧。

丝丝白发爬满她的头顶,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着一丝认真、一丝慈祥,让人不由得想起老人的名字叫陈汉兰,居住在北城的红岗山,如今已经80岁高龄,而她缝制小孩布鞋在街边出售,已经干了18年。

2001年,年逾六旬的陈婆婆搬到了城区,儿女都已经自食其力,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一下子闲了起来。骨子里的勤劳让她有些闲不住,陈婆婆决定缝制布鞋出售?!暗笔蔽蚁肓讼?,做大人的鞋子各人尺码不同不好将就,费时费力不说还不好卖,不如就做小孩的鞋子?!狈隽苏胂?、花布,陈婆婆便忙了起来。

陈老奶奶为记者展示已经做好的布鞋,印花精巧,手感也很柔软。

从此以后,城区闹市的街边,常常便会出现陈婆婆的身影,在杨柳街的树荫下、在久长街的屋檐边,在苏家街的街沿前……陈婆婆摆摊的位置也一直变化着,随着年龄增长以及照顾老伴的需要,陈婆婆的出摊频率渐渐减少,近来,她把摊位固定在了交通街。

“几个月大的孩子不用走路,鞋底只用几层就够了,这种薄底的一双卖10来元,大一点孩子能走路了,鞋底就要十几层到二十几层不等,这种厚底的一双卖20来元。

再抬头,陈婆婆仍在安安静静的缝着、缝着,针线穿过布料轻轻摩擦出声,节奏如此分明,宛如给这无声的时间赋予了流逝的痕迹。在针线的飞舞中,老人缝着对旧时时光的追忆,缝出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

或许每位合川人都曾见过这样一位老人。有时她出现在新华书店外的地下人行通道里,有时她坐在交通街一家店铺门口的台阶前。她有一个坐垫、一块大而干净的麻布、十几双玲珑的手工布鞋,以及穿梭出这一切的剪刀、线头与各式绣花针。

丝丝白发爬满她的头顶,微微眯起的眼睛透露着一丝认真、一丝慈祥,让人不由得想起老人的名字叫陈汉兰,居住在北城的红岗山,如今已经80岁高龄,而她缝制小孩布鞋在街边出售,已经干了18年。

2001年,年逾六旬的陈婆婆搬到了城区,儿女都已经自食其力,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一下子闲了起来。骨子里的勤劳让她有些闲不住,陈婆婆决定缝制布鞋出售?!暗笔蔽蚁肓讼?,做大人的鞋子各人尺码不同不好将就,费时费力不说还不好卖,不如就做小孩的鞋子?!狈隽苏胂?、花布,陈婆婆便忙了起来。

从此以后,城区闹市的街边,常常便会出现陈婆婆的身影,在杨柳街的树荫下、在久长街的屋檐边,在苏家街的街沿前……陈婆婆摆摊的位置也一直变化着,随着年龄增长以及照顾老伴的需要,陈婆婆的出摊频率渐渐减少,近来,她把摊位固定在了交通街。

“几个月大的孩子不用走路,鞋底只用几层就够了,这种薄底的一双卖10来元,大一点孩子能走路了,鞋底就要十几层到二十几层不等,这种厚底的一双卖20来元。平时可能几天也才卖出去一双?!背缕牌拍托牡亟步庾??!跋茸霭?,后纳底,梆要规整底要密……一般一天下来,最多也就能做一双鞋子?!?/p>

拿过一只厚底的布鞋,记者翻过鞋子看着鞋底,那层层叠叠的底子和密密麻麻的针眼让人一看就感觉厚实、牢靠,用手轻轻一捏,那柔中带硬的触感更是让人不禁想象穿在脚上是如何的舒适妥帖。做工谈不上华丽,但那质朴的一针一线中仿佛都蕴含着长辈的呵护和关爱。

再抬头,陈婆婆仍在安安静静的缝着、缝着,针线穿过布料轻轻摩擦出声,节奏如此分明,宛如给这无声的时间赋予了流逝的痕迹。在针线的飞舞中,老人缝着对旧时时光的追忆,缝出对美好明天的向往。
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河南快赢481开奖 | 诚招英才
Copyright ©2014-2015 JRHCW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
今日合川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地址:重庆市合川区希尔安大道225号文化艺术中心A区3楼 邮编:401519 招商电话:023-85138388
经营许可证编号:渝B2-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208266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:新出网证(渝)字002号
583| 172| 699| 475| 179| 845| 75| 405| 953| 480|